您的位置:首页->政务公开->政务动态->今日要闻
 
严圣民:在艺术追求上,但愿我是冲在最前面的人
信息来源: 新闻传媒中心    作者: 陈婺    发布者: 管理员    发布时间: 2017-5-19   
      上个月,“金东骄子.时代歌者”施光南主题音乐晚会上,一曲《想起你就唱你写的歌》,将家乡人对施光南的思念表达得淋漓尽致。
      巧的是,演唱这首歌曲的男高音歌唱家严圣民与施光南一样,也是祖籍金东的音乐大师。严圣民1967年出生在浙江嘉兴,老家金东澧浦镇琐园村。曾获得文化部“优秀专家”“文华表演奖”等专业荣誉,先后举办50多场独唱音乐会,演出专辑在全球发行的他,已在从事舞台表演的20余年里与为人民放歌不可分割。
      “对于音乐艺术的追求是一种独特的体验,正如记忆中那份乡愁的珍贵。”近日,本报记者专访了这位浙江歌舞剧院有限公司总经理、艺术总监,国家一级演员,省音乐家协会副主席、省音乐专业委员会主任,聆听他在歌声之外的艺术心声。
      记者:这次回到金东演唱《想起你就唱你写的歌》有怎样的感受?
      严圣民:老家这次举办音乐会纪念的是施光南先生。他的歌曲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一首是《忘不了你那一片深情》,最初接触这首歌时我刚开始学习唱歌。后来到了九十年代末,我又在一本杂志上找到了这首歌,记得当时我特别激动,还为它重制了伴奏。知道这首歌的人相对不多,但它的旋律相当优美。其他更为人熟知的作品,像《在希望的田野上》《祝酒歌》《多情的土地》就更不用说了。施光南先生的歌曲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不浮躁,精品就是这样在投入难以想象的巨大精力后浮出来的。
      像这样弘扬正气,是真正艺术的作品在老家受到了这样的珍视,老家在施光南先生逝世这么多年后还在办他的主题音乐会,这让我非常感动,要为老家点赞。浙江歌舞剧院愿意与老家合作,让更多的人能够欣赏到施光南的音乐作品。听说老家的施光南农民合唱团也在招新,这值得为老家再点一个赞。
      记者:是施光南先生的作品激励您走上声乐艺术道路的吗?
      严圣民:施光南先生的作品和许多小时候接触到的作品都对我有很大的激励。那时没有电视看,广播是最主要的娱乐工具,听着里面的歌曲,总让人感叹音乐的美妙,产生对音乐的向往。
      记得我最先接触到的乐器是阿姨家的一把口琴。我自己摸索着,发现了按规律交替一吹一吸能产生音阶,接着又马上按着脑海里的旋律吹出了一整首《大海啊,故乡》。一旦能自己产生音乐,那种感觉可以用“如饥似渴”来形容。
      1986年,我考进了当时的杭州师范学院音乐系。能够有机会去报考,完全是靠我最好的朋友说了一句,在报纸上看到杭师院在招生。只是他想不起来是哪份报纸,也想不起来是哪天的报纸。我只能跑到嘉兴图书馆去找前几天的报纸,最终在《杭州日报》上找到,那时离考试只有两天时间。
      因为当时被音乐吸引得不能自拔,我也就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在对艺术的追求上,但愿我是冲在最前面的人。
      记者:1996年,您在国家级比赛中与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司红军夺得并列第一;2003年以演绎音乐剧《蓝眼睛.黑眼睛》中的杜承荣一角夺得“文华表演奖”;2005年在美国出演法语歌剧《卡门》中的角色后,第二年就作为制作人把法语歌剧《卡门》搬上浙江的舞台,使这部歌剧成为在浙江上演的第一部西洋经典歌剧……您在学习和工作中的成绩,是不是都跟这个“冲”字有关?
      严圣民:就是现在,一谈起音乐,我的心还是能够狂跳。我考入杭师院的时候还不会钢琴,但又自小不服输,为了争取更多的练琴时间,我常常跟班里的同学抢琴房。选择音乐是一种幸运,为它付出我不觉得是辛苦。排演《蓝眼睛.黑眼睛》,那一次是我第一次出演音乐剧的男主角,碰到了两大难题。一个是舞蹈,为了让肢体能融入剧情,我进行了两年多的形体苦练。另一个是理解人物内心所想,为了这一点,我专门到了东阳去听音乐剧人物的原型讲述他们的故事。包括后来,排演《卡门》,这些应该是与自小不服输的劲和对音乐艺术自始至终的如饥似渴有关。
      记者:说到为了创作前往当地采风,您在老家琐园也有这样一次。从小到大,老家带给了您怎样的影响?
      严圣民:因为我父亲出生在琐园,我读小学的时候,夏天都是在琐园过暑假,现在每年逢节都要回琐园。但那次看到琐园村歌《琐园,我可爱的家乡》的曲谱却纯属意外。当时是堂哥打电话给我,我很高兴,没想到大家还想到了我。来了琐园一次之后,我为这首歌唱了原唱。后来的浙江省首届村歌大赛上,由他人演唱的这首老家的村歌也顺利拿到了金奖。
      说到老家,说到金华,大家想到的美食一定是金华火腿,但小时候我们家倒不怎么吃火腿,我最喜欢的是一种带有烟熏味道的豆腐干,还有老家村背后山上种的花生。老家带给我的感觉很独特。因为父亲是军人,平时在自己家里非常严肃,一回到老家的兄弟姐妹中间,就完全变了一个人。我家的房子在严氏宗祠的旁边,不远处就是一条穿村而过的小溪。那时小溪里的水很清,溪中小虾的背一弓,就能跳得很远。我那时很淘气,对什么都好奇,经常在老房子楼上楼下地跑跳。老家带给我的影响大概都在这些乡愁中了。艺术来源于生活,文艺的生命力深深根植于现实的土壤。我相信以最虔诚的态度对待生活和艺术,梦有多远,艺术就能走多远。

上一条:金东本土抗日题材作品将搬上荧屏
下一条:强化“项目为王”理念 倡导“实干为先”精神
  】【返回首页】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附件

相关链接

      

主办:金华金东区人民政府 2004-2005 浙ICP备14026546号
技术支持:金东区电子政务办公室 建议使用IE6.0,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